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党史资料
政策法规
党务指南
重要文件


带着婆婆改嫁的韩玉花
 
文明城市全民共建美好家园你我共享  加入时间:2014/9/11 9:52:28     点击:1515

  

在赤峰市翁牛特旗新苏莫苏木白音文都嘎查,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:韩玉花领着婆婆改嫁了!人们为有这样的好女子流泪,也为婆婆有这样的归宿而高兴。说到头,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太感人了,泪自然地流了下来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,不仅仅是一群人,就连听到这个故事的人,也同样流下了热泪!

提起翁牛特旗新苏莫苏木白音文都嘎查一组的韩玉花,可真是远近闻名。你别看她个头不高,走起路来却带着一溜小跑的那股劲;黝黑透红的脸庞,一头齐耳的短发,长相一般,显得貌不出众,却总能让人感觉出她干练、洒脱的一面。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,在别人看来非常难办的事,她却做得极其自然、特别入微。

1993年,韩玉花与丈夫结婚,在当地主要以饲养牲畜、种地为生。韩玉花勤劳能干,性格宽容豁达,深得公公、婆婆的喜爱。再加上她从农区娘家继承过来的生活之道、生产经验在婆家发挥得淋漓尽致,没几年光景,一家五口人的小日子过得是甜甜蜜蜜、有滋有味,那幅温馨和谐、其乐融融的生活画卷让四邻远朋羡慕得不得了。

在她和丈夫结婚的第四个年头,公公得了不治之症,从此便卧床不起。韩玉花和丈夫省吃俭用,四处给公公问医求药,尽量让老人的余生过得舒坦点。婆婆本来身体就不太好,伺候病人的脏活苦活累活几乎就让韩玉花一人包下来了。平日里的端屎端尿、洗洗浆浆在她看来也再自然不过了,这样一直坚持了两年多,最终公公因医治无效去世。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,韩玉花从没抱怨过啥,当有人和她提起脏啊、累呀的时候,她总是淡淡地一笑:“谁摊上都得这样,人都有双重父母。我能做得好一点,我丈夫不也更疼我吗”,就为这,病床上的公公不知道偷偷和婆婆说了她多少好话。

正当日子刚要缓过来的时候,丈夫在一次车祸中被摔得血肉模糊,不省人事一个多星期。她一个人既要照顾田里的农活,又要照顾体弱的婆婆,还得天天往医院跑,孩子才十多岁,在苏木小学读书,早晚需要她接送,那一个多星期把她搞得焦头烂额、心力憔悴,但她硬是咬牙挺着,在丈夫弥留之际她坚定地给了他一个庄重的承诺:“我会照顾好咱妈的!我一定会把咱孩子培养成人的……”

在丈夫去世的几年里,嘎查里有不少好心人也在为她介绍对象,可当听到她出嫁必须带着婆婆时,不少人都婉言谢绝了。也有人说:“你是农区的,对牧区的生活不太习惯,把孩子留给婆婆,自己再找一个吧”。娘家人也劝她:“你还年轻,要不再走一步吧!”婆婆甚至也苦口婆心地劝过她:“别因为我这个老累赘和孩子拖累了你,再组建个家庭吧。”每当听到这些,她总是坚定地说:“我哪都不去,这儿是我永远的家,您和孩子就是我的全部,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!”

丈夫走后她每天都早出晚归地下地干活,晚饭后就忙着给老人孩子洗衣,收拾家务。日子久了,婆婆就把贤良、聪慧的韩玉花当成了家里的主心骨,有什么大事小情都喜欢找她商量,让她拿主意,相处多年,婆媳俩真的就像亲娘俩似的了。

苍天不负有心人,在韩玉花含辛茹苦地努力下,孩子如今被内蒙古的一所名牌大学录取,终于了却了她对丈夫临终前许下的一个承诺。婆婆在她无微不至地精心照料下也走出了心理的低谷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后来在很多好心人的苦劝之下,韩玉花也敞开心扉,在婆婆的张罗之下,一位从外地来的小伙子不仅走进了这个家庭,同时也走进了韩玉花的心里,从此韩家迎进了一位知冷知热的倒插门女婿,了却了她对丈夫临终前的又一个承诺。

平常就是美丽,真诚就是价值;平凡就是伟大,持久就是美德。韩玉花在平凡的生活中用自己的真诚和无私兑现着曾经的诺言,继续谱写着她美丽的人生!

 

 


 打印本页 

Copyright@ 2011 All maca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:中共翁牛特旗组织部

电话:0476-6360196 邮箱:wntdj@163.com 版权所有 蒙ICP备1020075号